斯腾总部 海南斯腾 北京斯腾 齐鲁斯腾 中文版||ENGLISH
 
 

美国《彼岸》2003第七期刊关于郭岩華的专访

 
童鑫(美國)

岩華——一走出知識份子的新道路

    据彼岸杂志2003-07-30报道:

    在一次中國外交部組織的新聞發佈會中,各國大使出乎意料地向外交部提出要參觀"人民網"的《強國論壇》----這個大陸最具官方權威的網站,早已被中外各大媒體廣為報導,已經成為名揚中外的中國政治神經中樞。即使整天偵探中國政情的各國使節,也要親自前來這個充滿神秘政治色彩的地方,深究其祥。   
   登陸人民網就會赫然出現眾多他們以"主流"為筆名發表的論文:《中國在朝鮮半島上的最佳戰略選擇》、《防止非典:中國應採取更嚴厲、果斷的措施》、《有必要對臺灣設定一條底線》……"主流"是這裏最早、最活躍、也最具權威性的學術組織,紐約哥倫大學的學者組成的"中華研究所"的筆名。幾年間,他們總共發表了四千多篇論文和評論,討論政治、經濟、外交等所有中國重大問題,自始至終佔據和主導了中國政治最前沿的這個論壇的主流。及時引導輿論,為政府決策提供諮詢。   
    進入"中華研究所"所屬的members.tripod.com網站,《中國的危機和發展戰略》、《中國下世紀的最終之敵》、《二十一世紀國際戰略》……,一篇篇論述精闢獨特的文章呈現在中國決策者的面前,原始創新的言論代表著中國政治最敏感的前沿。   在海內外的書店裏,《中國發展戰略》等岩華及研究所著作的時政書籍就擺在熱賣櫃檯上。   
   這些都是誰的手筆呢?   
   郭岩華,當這個年輕清秀又精明強幹的學者,滔滔不絕地向你介紹那一串串昂貴的珍珠和奇珍異寶時,你是無論如何也無法把他同那些嚴肅深刻的社會研究論文聯繫起來的。   
   以"岩華"和"主流"作為筆名,在海內外重要媒體上發表眾多學術論文,出版四部著作的郭岩華,目前是曼哈頓一家頗有規模的珠寶公司的老闆。這家叫做"中國寶石"的珠寶公司(Stone China Co),從事珠寶行業才二年,卻迅速進入曼哈頓這個世界上最繁華的珠寶業的高檔珍珠市場,並成為曼哈頓高檔珍珠的最大批發商。   傳統知識份子的形象概念,是埋頭讀書,閉門造車;現代的政治家和學者,也不過是在官山會海,或在大寫字臺前和資料室中,伏案疾書而已。他們理所當然地同商品社會的直接經營、同金錢價值的擁抱,保持相當的距離。即使不再仇視"阿堵"之物,也僅僅是遠遠地觀察而已。然而他,郭岩華卻躍身于商海中放身暢遊,奮力拼搏,走上另一條路。   
   "學術要獨立",岩華自信而堅定地說:"在海外只有在經濟上站穩了腳,才能創造學術研究和政治獨立的基本條件。我們用自己賺來的錢支持自己的中國問題研究,這樣才稱得上是獨立學術研究。不聽命於任何利益團體,不依靠任何政治勢力,這樣研究出來的東西才能剔除各種非科學因素的影響,才能在學術上更加公正和可信。"   "你看這串珍珠要多少錢?"他遞給我一串碩大晶瑩的海水白珍珠問。"一千美元要嗎?"憑我日常知識猜測著。岩華無言地翻開精緻的標價牌:批發價三萬七千美元!我不禁大吃一驚。   
    坐在曼哈頓第五大道這個世界上最為繁華都市的辦公室裏,他隨便地抓弄著那一把把的稀世珠寶,信心十足地說:"我看准了市場的特點,從薄利多銷轉變為走高檔路線。其實越高檔,越有人感興趣,那個消費階層是不在乎貴的。"不久前,好萊塢的一位影星用五萬三千美元買了他一串珍珠。就是這樣,他迅速成為紐約高檔珍珠的最大提供者。   
    現在的岩華,不僅在大陸浙江擁有一家頗具規模的珍珠工廠,還在香港等地有多家合作的加工廠。他不無自豪地介紹:幾年間他的公司幾乎壟斷了大陸珍珠產地高擋珍珠的貨源,而且正在擴大加工生產,把各種珠寶首飾的生產製造也涵括進去,以拓展的美國批發市場。   
    2000年他哥倫比亞大學畢業後,才開始經營珠寶事業,到現在為止,他雇傭當地美國人在各大城市巡迴展銷,在北美各地發展了上千家零售商。不僅買下了這套黃金商業區的辦公室,還買了價格不菲的住宅,而且正在收購一家電視臺,播報中國新聞,並促進中美商務。   
    談起政治、社會和經濟問題,這位畢業于青島大學、並在紐約哥倫比亞大學攻讀八年,並獲得行政管理碩士學位(主修"政府經濟政策")的政論家,立刻滔滔不絕起來。不可思議的是,現在年僅三十四歲的岩華,當年早已是大陸的改革智囊團"中華發展綜合研究院"的青年學者,研究經濟問題。   
     作為一個經濟和政治立場獨立的學者,多年來他在美國和大陸參加政治和學術活動,經他的筆和口,向大陸傳遞了眾多的社會科學資訊和改革的建議,深受大陸高層重視,其中不少在推動大陸的發展和變革中起到了重要的作用。他經常回國參加學術活動,多次同中央一級領導面對面地交流,直陳建議和批評。   
    立場超然的他,坦承同很多著名的"民運人士"交往密切,在岩華的影集裏,可以看到許多著名不同政見的朋友們,參加他主辦的研討會,在他家裏喝酒唱卡拉OK的照片,雖然在觀點上有大量的爭論和交流,也有很多重大的分歧,但他們仍是朋友。   目前,他是(美國)中華發展戰略研究所(大家為叫著順口,都稱他們為"中華研究所")的主任研究員。在其網站的他們的宗旨是:設計中華民族的振興、富強、健康發展藍圖;推動中國的民主化、法制化、現代化進程;……堅持獨立思考和直言批評的知識份子良心,不是任何國家、地區或利益團體的工具或一部分。   
    在世界著名的哥倫比亞大學內,他們原是這一群頭上頂著哥大高碩士博士學位的中國問題專家和學者。初始時,他們是由哥大國際關係學院資助的學生組織。今天,則由岩華自己的生意來支撐著。由於他們廣邀海內外各位學者舉辦中國問題討論會,對中國政情形成巨大的影響。   
    岩華坦言對大陸政策多是些批評性的建議。他明確表示:我們為中國的健康發展貢獻力量。我反對台獨和分裂中國,建議對西方的政策要強硬些,中國人自己手裏要有籌碼;我主張中國先實現新聞自由,但是反對現階段實行多黨制議會制,既要有開明的多元的批評,也要有強有力的統治能力;我主張中國應先在落後的西部地區實行事實上的土地私有化和買賣;強制性普及、完全免費的義務教育;……   
    面對他的宏論,我開玩笑地問:你就不怕大陸那邊把你當成顛覆分子,美國這邊又把你當成親共分子嗎?他笑著指指牆角輕鬆地說:"也許我這房間裏就有FBI的竊聽器。不過我不介意。我所有的言論和活動都是公開的,我所作的一切都是為了中國好,也為了美國好,沒有任何私利。能容乃大,無私則公。有些論點可能一時不能為人所理解和接受,但歷史會證明我們是正確的,是符合中國根本利益的,從長遠來看也對美國沒有害處。我在哥倫比亞大學學習了最現代的專業知識,我們正好以西方最先進的民主法制和政經知識來分析探討中國的現狀與未來。"   
    岩華和他的研究所佔據中共的喉舌《人民日報》網站,十分偶然。當時北約轟炸了中國駐南斯拉夫大使館,人民日報搞了一個暫時性的網上論壇,"讓海內外學生發洩對美國的憤怒"。 中華研究所第一個、也是唯一在這個網站上設立專欄的海外團體。以"主流"為集體筆名,"代表海外最著名的支持中國改革的智囊團:紐約哥倫比亞大學中華研究所參加討論(附在每貼文章後的留言處)"。沒想到,這個論壇卻從此開闖中國風氣之先,成為中國改革派的重要資源、中國與外界交流的重要視窗,闖出一條促進中國改革開放的新道路。   
    在中國最大黨報上出現這類奇事,對當時新聞封鎖、密不透風的中國來說是不可思議的。這群學生自由大膽、經世濟用的專業論文對中國政治產生立竿見影的影響。中國政府顯然受益匪淺,順應潮流改變了許多政策---海內外媒體開始紛紛報導。抗議北約的活動結束後這個論壇有一段時間,論壇面臨關閉。岩華代表研究所給江澤民寫了一封電子信,讓人民網轉交,信中力陳言論自由對中國的好處。不久人民網發出一條資訊"論壇有救了",並全文發表了岩華給總書記的信。結果,論壇不但沒被關閉,反而"遵照黨中央、江主席的指示"改版、擴大、更名為"強國論壇"。   
    就這樣"主流"在強國論壇定居下來,每天都發表經世濟用、針對時弊的文章,並產生了立竿見影的影響。例如,當年大陸總理朱鎔基訪美後,中國國內出現了一片譴責聲,認為朱鎔基訪美"出氣外交"和在加入世貿問題上"賣國",對美國和西方做出了損傷中國利益的過度讓步。在這種情況下,大陸幾乎放棄了已談判十幾年的入世計畫。這時,岩華和他的研究所感到了問題的嚴重,中國可能因此而喪失了一個融入國際社會、走向強國之路的重大機會。他們迅速在短時間內集中寫出了200多篇文章,系統地發表和轉貼在大陸電子媒體上,特別是出現在大陸高層領導頻繁閱讀的"人民網"和《強國論壇》上,從輿論上大力遊說大陸官方和民間。他們用大量的科學論據,促使大陸在動搖中痛下決心,調整政策,抓住美國世貿代表白倩夫訪問中國的機會簽定"中美WTO協定",這成為中國進入21世紀最重要的成就之一。後續的發展證明,加入WTO對中國的利益遠大於弊端。   
    海南發生中美撞機事件後,岩華覺得大陸可能會放棄籌碼,放人放機。事件的十三天中,他和他的研究所每天寫出十多篇文章,主導中國利用此次事為契機,給了布希政府一個教訓,為中美關係劃了一條底線。結果中國扣住迫降在中國的美機及機組,登機查驗,同美國交涉臺灣問題。這件事改變了布希政府上臺之初輕視中國的態度,導致當時美國和臺灣正在討論的售賣神盾艦的計畫擱淺;使美國感到中國的份量之重,為後來的幾年贏得了的"建設性的中美關係"。   
    接下來美國發生9.11事件。岩華感到,大陸採取了與己無關的旁觀態度。他們及時發出文章,向中國政府痛陳反恐和打擊極端宗教勢力的重要性,建議充分利用9.11的機會,積極配合美國和國際社會打擊恐怖主義,既可使美國和世界得到安全的保障從而改善中美關係,又可有效地解除宗教極端分子和分裂勢力對中國西部帶來的威脅。結果中國採取了明智的態度,使中美兩國在9.11後充分合作,增進了信任,合作打擊了台獨和疆獨,改善了兩國關係。在戰略上為中國贏得了最大利益。   
    北京人民大會堂的學術討論會上,岩華曾經當面向江澤民等領導人提出自己的大膽建議:加快國有企業私有化的轉變和推動土地合法買賣制度的實現。他笑著說:其實我知道目前這在中國還是困難的。   
     國外有的學者稱他們為新左派、民族主義者、海歸派學者……,對此岩華並不苟同,他認為:沒有任何政治勢力左右他,也沒有任何左的右的思想意識在支配著他,學者就是學者!學術就是學術!這是科學。   
    岩華在商場上的成功,使他能更為專注地投入到中國和國際事物的研究中去。為了對他的事業做出更多推動,他最近正在籌建一個中英文的電視臺。不久,大家就能在美國的電視中看到一個全新的內容出現。   
    採訪進行到深夜時,毫無倦意的岩華告訴我:兩天後他就要去波士頓開拓新的商機了。他還提前把兩年內參加大型國際展銷的活動全部安排妥當……。到此,我不僅陷入深思,這位精明強幹的商人,這位知識淵博的學者、未來的愛國政治家,是否代表了集這些優點一身的中國新一代知識份子的某種趨勢?



彼岸杂志网站链接:岩华一位走出新型知识分子道路的青年学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