斯腾总部 海南斯腾 北京斯腾 齐鲁斯腾 中文版||ENGLISH
 
 

新一代珍珠商郭岩华嫁接两岸与美国珠宝市场

 
 

    据香港台商杂志第10期报道:
    上世纪六十年代,日本以“人工植人”蚌具的方式养殖珍珠,结果养出了比纯“天然”珍珠还要精美的“养殖珠(CulturePearl)”。从此,珍珠养殖业在亚洲蓬勃发展,主要消费市场则是在美国和欧洲。
   七、八十年代,台湾珍珠养殖业迅速发展,台商开始在岛内和大陆开办养殖和加工企业,两岸携手打破了由日本垄断的珍珠市场。但到本世纪初,大陆崛起的珍珠养殖业,则迅速地取日本、台湾而代之。全球知名的澳洲养殖Paspaley Pearling集团及大溪地Tahiti集团预测,大陆将在10年内成为全珍珠贸易最重要市场,两岸珍珠业为迎接时代来临,正积极以产销重直整合的合作模式,共逐欧美市场商机。毕业於美国哥伦比亚大学国际关系学院的郭岩华先生正是看准了两岸珍珠业合作前景和美国的珠宝市场。
    目前,全球珍珠业者基本上采行两种赚钱方式,一是积极推广大陆消费市场;另一种,是氢大陆生产的珠宝推向全求,赚更多的钱。本文介绍的郭岩华先生选择的是后者。
    当今年世界上流行的珍珠,主要分“淡水珠(Fresh Water Pearl)”和“海水珠(Sea Water Pearl)”。“海水珠”又分“南洋珠(South Sea Pearl)”和“大溪地珠(Tahition Pearl)”。
   珠宝界流行“南洋珠”和“大溪地珠”
   珠宝界流行的“南洋珠”,主要产地在澳大利亚和印度尼西亚附近的热带南洋(South Sea)。中国的南沙群岛是天然南洋珠生产基地,遗憾的是至今还没有开民。南洋珠可谓珍珠极吕,以白色、黄色为主,晶莹圆滑,一般都在十到十四毫米,最大型号达十八,甚至二十毫米。但它的产量有限,价格很高,一条十八英寸长的项链,一般都要上万美元。
   “大溪地珠”的产地是太平洋上的一个中做“Dahiti”的群岛,属於法国殖民地。因此海域下面有一座铁石山,导致水质成分特别,养出的珍珠一般为黑色及灰色。人们统称为“大溪地珠(Tahition Pearl)”。它跟南洋珠一样,都是大型号海水珠,颜色油黑发亮,或灰白晶莹,虽然价格比南洋珠低,但比淡水珠要贵得多。
    大陆的海水珠养殖比较晚,主要分布在广西、广东、海南等地。目前主要养殖八毫米以下的海水珠,价格与淡水珍珠类似。大陆养殖的八毫米以上的大型号贵重珍珠,产昌较水。原因是成本高,周期长,成活率低。郭岩华称,现在所谓日本生产的“海水养珠”,很大一部分都是大陆养殖的。每年,精明的日本商人都到大陆收购最好的那部分,改头换面,就成了“日本珍珠”,其售价确比大陆高好几倍。
    大祟“淡水珍珠”养殖世界之最
    目前,大陆是世界上最大的“淡水珍珠(fresh water pear)“产地,早先主要集中在浙江、江苏、福建一带。近年来,已迅速扩展到安徽、湖南、湖北、东北等。淡水珍珠的养殖期一般为一到三年。
    郭岩华说,大陆“淡水珍珠”不仅产量大,而且规格齐全,从四、五毫米到十二、三毫米、价格便宜,一般每条十八英寸的项链不会超过1000美元。大陆的珍珠养殖和加工业正迅速扩展,低廉的生产成本在各个产业表现出的巨大“磁吸效应”,目前基本上垄断了欧美及全世界的淡水珍球市场。
    据已经从事多年珍珠养殖业的台商——台湾八彩珍珠世界公司总经理陈心乐透露,该公司与大陆规模最大的北方珍珠养殖宝业达成产销策略联盟,从今年8月开始是产,每年珍珠产量可达1面公吨,可望根据大陆最大北珠供货商。位在潘阳团结湖的北方珍珠养殖事业,在当地拥有2万2千亩养殖场,货源丰富,身兼北方珍珠养殖宝业国际推广部总经理的陈心乐,将台湾视为两岸连军国际市场指挥中心。与从事珍珠养殖的台商相比,公司总部坐落在世界高档珠宝集散地的曼哈顿黄金商业区第五大道的纽约“珠宝中国公司(Stone China Co)”及“(纽约)珠宝生产厂(Jewelry Maker)”,除了从事珍珠养殖加工外,主要从事珍珠批发和零售,并且已发展为曼哈顿高档珍珠的最大批发商。这两家公司的老板,正是新一代新宝商郭岩华先生,化创立“斯腾”品牌在美国珠宝界家喻户晓。
    最近,“斯腾”珍珠更是锦上添花,一九九七年的香港“亚洲小姐”香港著名影视明星、中央电视台名主持人郭金小姐,加盟该公司,成为“斯腾”珍珠在海内外的产品代言人。
    郭岩华2000年在哥伦比亚大学国际关系学院毕业,放弃纽约市场优厚职位,一边攻读法学博士学位,一边经营珠宝业。目前,他的公司雇佣当地的美国人在北美各大城市巡回参展批发,其客户从加拿大到墨西哥,乃至南美各地,共有四千多家。郭岩华说,无论是珍珠售价,带是利率优势,把大陆高档珍珠批发到美国市场都有几倍价差。“台商目前较看中大陆市场,我则希望大陆珍珠能不断扩大在欧美市场占有率。”郭岩华表示。
     郭岩华走高档路线
   “你看这串珍珠要多少钱?”他递给我一串硕大晶莹的海水白珍珠问。“一千美元要吗?”记者冯日常知识猜测著。郭岩华无言地翻开精致的票价牌:批发价三万七千美元!令人不禁大吃一惊。
    坐在曼哈顿第五大道这个世界上最为繁华都市的办公室里,他随便地抓弄著那一把把的稀世珠宝,信心十足的说:“我们看准了市场的特点,从薄利多销转变为走高档路线。其实越高档,越有感兴趣,只要质量好,高档消费阶段反而不在乎贵”。不久前,好莱坞的一位影星用五万三千 美元买了该公司的一串珍珠。就是这样,他的公司由小到大,迅速成为纽约高档珠宝的最大供货商。
    郭岩华自豪地介绍:几年间他的公司几乎垄断了大陆珍珠产地高档珍珠的货源,而且还扩大了海水珍珠——大溪地珠及南洋珠的批发,并把白金和钱石高高档珠宝的生产制造也涵括进去,拓展更大的美国批发市场。